十个百川串一串儿

要啥啥没有,爱咋咋地。咱高三狗就是这么浪荡不羁

【其实可以看作亮剑au】Edward连长的表演

我觉得这可以但亮剑au来看(哈哈哈其实只是懒得写亮剑au所以拿这个凑哈哈哈……),事件来自南口战役里国民革命军十三军一机枪连连长,狙击手和阿德警卫员,后面的电话的事是我瞎编的,剩下应该是属实的。
把这么热血的事儿写成逗逼向是我的错。
向那位连长致敬,一寸河山一寸血,我幸福并感激着。

ooc!!!极度ooc!
我不知道我的文笔出了什么毛病!




Edward插着腰站在防御工事后面,可却总急吼吼的想往前冲。他揪住一边的阿德,往前线一指,“你看看那帮崽子们,手怎么那么慢!啊?平常饭都吃哪去了!”连长一连骂了好几个人,新账旧账一起算,边骂边跺脚,“我他妈要是有挺机枪,还能让他们离的这么近!我呸!早他妈的给他打回老家抱着脚丫子啃萝卜去了!”
阿德笑着说是是是您说的都对,您弯下点腰别打着您了。
“放你妈的狗屁,怕死滚回你拿骚老家去。”金发连长一甩军帽,没忍住踹了一脚面前爬着的机枪手,“你动作快点人在那边呢你看啥呢!”可这一脚下去,人没精神起来,反倒咕噜一下滚下来,仰面朝天,额头上开了个血窟窿。
Edward愣了一下,可到底也是见惯了生死血泪的人,皱着眉挥挥手,“抬下去。”然后趁着阿德不注意一把搂过机枪亲自上阵。
他不去看身子底下上一个人干涸成黑色的血,只牟足了劲朝黑压压敌军扫过去,咬着腮帮子,凶神恶煞的劲陡然吓了对面狙击手一跳。
Edward知道对面装备精良的敌队有狙击手,可机枪连这么多人,他不知道对方的准星瞄在了谁身上,索性也不担心,哪还在意自己连长的军衔,俨然和身边军士一样甩开了膀子打。
“侧翼!侧翼!”
后面有谁这么喊了一句,他就调转枪头往左,可防御松动,他动作又太大,一不小心从工事里掉出来,滚下了山头。
阿德吓了一大跳,想跳出去救人,可被身边的警卫员给拉住了,警卫员眼睛含泪,“连长说了,他要是死了不许你陪着。”
阿德不想废话,眼睁睁看着对面阵营里杀出个提着军刀的军官,捡到宝似的两眼放光冲着Edward跑过去。
Edward摇摇头爬起来,发现自己怀里还抱着机枪,他宝贝似的把机枪搁置一边,看着迎面来的刀刃闪身一侧躲过刀锋,又伸手一劈砍在军官手腕上,另一手接过刀柄顺势一挑,却没找好角度,刀刃磕在钢盔上,他不急不慢,半转过身手里军刀高高举起,顺着军官后领子砍去,行云流水毫不不拖沓。
他也是命好,枪林弹雨里没一个子弹打他身上,于是kenway又抱着机枪,几步爬上了不太高的小土坡,把机枪一搁还要接着上,却被阿德一把拦住了。
“Haytham上校找您有事,真有事,刚打来电话,等你接呢。”
Edward一脸将信将疑,“你小子没骗我?”
“没有没有我不敢!”
然后阿德扛起他的连长就往大后方跑,“电话,电话在大后方呢,前线哪儿有啊,我真没……连长你别打我,我疼。”

评论(3)

热度(4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