十个百川串一串儿

要啥啥没有,爱咋咋地。咱高三狗就是这么浪荡不羁

【航海组】无心

明天二十四点就可以查分数了,求求你们再爱我一次!!我把我压箱底的存稿拿出来了,求求你们啦!【跪着拜】

圣殿游侠Shay x 亡灵法师Edward
背景设定参考魔戒的中土
阿德死亡预警

你们再保佑我一次,我就一辈子都活跃在产粮第一线!

雾气似薄纱般,自地面蒸腾而起,让风撕扯着飘动,又聚合,再离分。荒蛮原野被白气笼罩着,似乎也多了几分迷蒙的诗情画意。

Shay的眼睛就盯着茫茫雾气之后的某一点看,手指在剑柄上敲动,粗粝的手感让他安心,却倦于抽出沾着残血的剑身。

他理应在某个神像下虔诚的膜拜赎罪,为那些死在他手上的亡命魂灵。可他偏不想,那些人明明就是死有余辜。

铃铛的声音突然的从远方响起,近了些依稀能分辨出其中夹杂的拖沓马蹄声响,Shay挑挑眉,暗暗想着那并非好马,甚至已经精疲力竭,却被狠心的主人催促着赶路。他伸手从兜里掏出胡萝卜,摸摸莫林根的鬃毛,“吃吧,好姑娘,别忘了我对你的好。”马儿打了个响鼻,转过头去咬他手里的吃食,鼻息在冷空气中凝结成白气,从马儿嘴里鼻孔里飘出来,又仿佛和空气里的雾气合而为一。

过了一会儿,雾气里显现出一马一人的身形来。游侠微微仰着头,注视着骑在马背上的男人,他穿着深色斗篷,兜帽拉低,遮住半张脸去,辨不清面容。Shay看着他骑着驽马路过自己,姿态漠然甚至吝啬于给他一瞥。Shay不想惹是生非,却还是忍不住撇嘴轻笑一声,低头继续为莫林根梳理毛发。“笑什么呢?伙计?”男人勒马停住,轻轻转过头俯视他,兜帽在他脸上投下比雾气更浓重的阴影,Shay却看见他蓝的透彻的双眼,正看向Shay这边,却是没有聚焦的虚无,好像透过他看向什么更深远的地方。银白的流光在他眼中闪烁,他眼睫轻眨,光芒更亮了几分,在兜帽下显得有些诡异。
Shay张嘴还未来得及出声,掌下的莫林根突然嘶吼起来,前蹄高高扬起人立起来,马背上驮的东西便零零散散的掉了一地。游侠惊愕之中退了两步,莫林根却又安静下来,侧过头去以表温顺,Shay看清了马儿眼中未及消退的微弱蓝光。

“你们巫师都这么心肠狠毒吗?”Shay有些恼怒,低下身子去捡散落地上的物品,手指碰到被血液浸透的麻布袋子,便遮掩似的把袋口系好,不再看其中血淋淋的人头。他再起身时眼睛瞥到男人胸口露出的纹身,眉头一皱。

“我只是想知道你在笑什么。”男人弯着嘴角歪了歪头,“现在也想知道你那几颗人头能卖多少钱。”他想了想又补充一句,“不包括你的,我不想和圣殿扯上关系。”

Shay捂住自己脖子上的十字链,话到了嘴边终究是没咽下去,“虽然我也不想得罪亡灵法师,但如果我回去的时候没带着这些人头,那你也算是和圣殿扯上关系了。”

男人似乎是相当困惑,“那要是你不回去呢?”

Shay不动声色的拔剑出鞘,避开发黑的血迹,亲吻了剑身。马背上的人笑了出来,“你不会恰好在剑上涂了毒吧?”

“一点没错,正给你试毒。”

男人正了正脸色,从腰间拔出把弯刀,“你确定吗?招惹亡灵法师?我……”

Shay不耐的打断他,“要是你现在就骑着那匹拉车的劣马离开我也不会招惹你。”他后退几步拉开架势,“更何况只要我近了你的身,你总不能为了那几个钱把自己的命也搭进去。”

“那可不一定。”男人冷笑着下了马,蓝眼依旧如同燃烧着幽冥磷火,冷意刺骨,却也灼人心肺。“我是指你能不能近我身这点。”

Shay很快就后悔了,在他被男人上挑的刀尖划破胸口的衣襟的的时候,当然对方也付出代价,他那兜帽被转身躲避的Shay一把拽下,虽然他原本的目的是拽着他头发把他砸到地上。

双方喘着气站定,男人揉了揉被拽疼的头皮,Shay摘下无名指上缠着的金发。
法师长得足够英俊,两道疤痕也毫不煞风景,只是那双
眼睛太好看,衬着金发更显得剔透澄澈。

男人把刀转了转,“你看着我笑,现在又盯着我不放,怕不是看上我了?”

Shay却有点讶异,他不知道还能有巫师近战强成这个样子。对方显然是没动真格,打了半天只是用冷兵器格挡,不仅一个阵势都没发动,还分出心去控制着劣马不要走远。

Shay只得用上点从前的小技巧,脚下使了个绊子,男人猝不及防的趔趄一下,然后被Shay扫过来的剑尖逼的后仰,重心不稳的跌在地上,刚想爬起来却被一拳头打在脸上,顿时有点眼冒金星。他下意识的曲腿向上顶去,逼开了想趁势把剑送进他胸膛的Shay,接着连嘴角的血沫子也来不及擦,想都不想的抬手甩了个火球过去。

“操!”Shay被火烧着了衣服,幸好法师法术发动的仓促,在地下滚了两圈之后火便灭了。

双方都被撩起怒火,摩拳擦掌准备动真格。

是时一支羽箭破空而来发出声响,射在驽马身上,男人眉头忽的一皱,伸手扶住额头,那边的马儿长鸣一声倒下,眼珠泛起不正常的灰白色。

Shay朝着箭来的方向开了鹰眼,视野之内十几个红色标记正朝着这边快速移动来。

“告诉我他们是来追你的。”男人揉着太阳穴抬起头来,眼睛里的流光渐渐消散,他眨了眨眼,仿佛浅海刚刚被风吹起些涟漪。
Shay笑了笑把剑插回剑鞘,几步走向莫林根,“痴人说梦,真要是像你说的那样,他们射你的马做什么?”
男人跟了几步,视线在死马和莫林根之间徘徊,“可能他们的准头比较差?”
“但愿是吧。”Shay坐在马上朝他露出一个灿烂笑容,夹紧了马肚准备跑路。可莫林根却一动不动,僵死一般呆立原地,仿佛连呼吸也消失,Shay没反应过来,伸手去探她的鼻息,直到看见马儿眼睛里那幽蓝色的光。
“带上我吧,要不然咱俩就一起被刺客抓回去。”男人仰头笑的一脸人畜无害,把自己的包袱往背上一甩,叉着腰等Shay点头。
“......”听着身后越来越近的刺客叫喊声,Shay已经连脏话都不会骂了,他极其不情愿的往前串了串伸出一只手,“要是莫林根被累死了,我他妈就把你交给刺客。”
“你想怎样都行,就是得留着命再说。”男人在Shay身后乖乖坐好,不等他牵动缰绳,垂着眼睫低声念几句古老咒语,莫林根就扬起蹄子跑起来。风呼啸而过,仿佛刺客们都远去了不少。
然而只是仿佛。
Shay俯下身子,他从不知莫林根可以跑得这么快。
“她会不会被你累死了?!”
“不会!”男人抱紧了Shay的腰,声音在风中有点模糊,“顶多是半残!”
“操你的——”
身后突然发出一声巨响,就在他们刚刚打仗的地方,疾驰的刺客们被突然从地下垄起矮墙绊倒了一排,后面的及时勒马,速度被迫降低不少。
莫林根趁着这个档拉开距离,雾气渐渐被阳光驱散,露出不远处山林的边界。Shay摸摸莫林根的脖颈,全当是鼓励与抚慰。

“伙计,我用了你的马,但也让刺客们落后一大截,扯平了行吗?”当他们进入林地的时候男人趴在Shay背后说着,声音有些有气无力,莫林根方才大梦初醒似的,速度慢了下来,甩甩头打了个响鼻。
Shay摸着坐骑的头,猜测她眼睛应该已经恢复成原本的黑色,扯着缰绳让她拐上一条隐蔽小路,便不再紧张方向,信马由缰起来。“行吧。”
“嗯......那你帮我个忙行不行?等我睡着了,你别把我抛尸荒野,你把我背到最近的酒馆,把我扔酒桶里就行。酒钱我自己付,我也不......沉。”说着他打了个大大的哈欠,把半个身子重量压在Shay背上。
“你就非得现在睡吗法师大人?”Shay背过一只手打了打他试图让他清醒,“最近的镇子可也要半天才到。”
“你他妈你三天三夜赶路不好好吃饭不睡觉,作为一个法师跟一个游侠打了一场仗还挨了一拳,又精神控制着他的马跑了这么远而且远程升个土墙不困你试试?”

Edward——男人是这么介绍自己的,在酒精的帮助下恢复过来,但还是有些打不起精神,正靠在椅背和墙之间,一只手扶在杯沿慢慢转动,眼睛盯着其里浑浊的酒液。他线条被灯火染的柔和,额发垂下来,又被不耐的拨回去,露出眼睫之下依然仿佛有星光闪烁的海蓝双眼。
Shay盯着Edward眉眼出神,他突然觉得熟悉,眼前这个人的面容与记忆里某个人的有些相似,可那个面孔在脑子里模糊又清晰着,一张一张脸在眼前飞过,好像名字到了嘴边却又想不起是谁,一时间又觉得哪张脸都能对上了。
“你是不是真看上我了?”Edward已经灌下最后一口酒,他扯扯衣领,索性脱下斗篷,露出精瘦的身形来,烛火透过薄衫,能依稀看见他身上繁复的纹身。
“不是。”Shay撑住下巴,“我觉得你脸熟,但是想不起像谁。”
男人笑出声,“你这个搭讪的方式可能比我岁数都大。”
Shay摇摇头,抬手又要了两杯酒,推给Edward。“我有两个问题。”
Edward挑挑眉点头,“我知道,我知道,我两个一块回答。”他喝口酒,清了清嗓子,正经起来,“我知道了你是谁,所以我不打算挣人头那两个钱了,我有求于你,所以没在马背上在背后捅你刀子。”
圣殿被提起兴致,倒也早就忘了法师试图打劫的事实,抬抬下巴表示他继续。
“你叫她莫林根,所以我知道你从王城来,而且还算有些影响力,而我正想往王城去,刚好在那里举目无亲。”
Shay想起正在外面欢快的吃草的莫林根,觉得下次任务应该给莫林根换个名字,免得再因为一匹马轻易暴露身份。“那我为什么要带着你呢?我又凭什么信任你呢?”
“凭什么呢?凭我叫Edward,是个能让你更快更安全回到王城的亡灵法师,也凭我和你现在统一战线,都被刺客追杀,绝不会在你身后捅刀子。”
“那就不一定了。”圣殿用手指点着桌子,“人人都知道你从不归属于任何一组织,凭着金钱衡量。万一你把我弄死了回头交给刺客怎么办?我以为我的脑袋还是很值钱的。”
法师点头表示赞同对方的话,却从怀里掏出一条项链推给Shay。一条粗绳上串了三颗金色的野兽獠牙,粗糙的打着绳结,表面已经磨得光亮。
Shay看着项链愣了一会儿,想起这东西曾经属于谁之后又惊得差点打翻酒杯,“别告诉我你杀了他。”
法师依旧点头不说话,眼睛里看不出丁点情绪波动。
“你杀了阿德瓦勒?”
“对,所以我觉得就算我把你们大团长的脑袋送给兄弟会,他们也不会给我任何好果子吃。”Edward舔舔嘴唇,把项链收回怀里揣好,“所以我们达成一致了吗?”

【航海组】圣殿骑士和算命的

高考完复健。
ooc预警
感谢群里小伙伴的督促,希望你们也快快产粮,我已经嗷嗷待哺











Shay放下手里的烟,透过烟雾看着对面街道上的男人,他一头显眼的金发,本来有双海蓝的眼睛却非要带对墨镜给遮上,穿的随意的就像在楼下溜弯,手里提拎着个酒瓶子,嘴里叼根烟,痞里痞气的往墙上一靠,一副死皮赖脸的样子。
素养良好的圣殿骑士们本不打算纠缠,毕竟大街是公共场所谁也不碍谁的事。可他偏偏在地上支了个摊子,上书“你命在我,我命在天。”搞个破水晶球一放,自诩半仙。
这就不对了,他既不交摊位费又没有经营许可证,生意好的时候还时不时堵着高层们上下班。
而且人家圣殿信任认知之父,真理为上其他一切皆是谬论,而你好死不死拿个几块钱的水晶球摆摆就说可窥天命?往小了说是迷信,往大了说叫与认知之父公然作对。
上层忍不了,又分不出人手去清理,Shay这个时候就好死不死的从巴黎出差回来,上级乐不得的把他打发了去做临时城管。
Shay于是硬着头皮上,第一次好言好语相劝,晓之以情动之以理,把除了认知之父的原因都讲明白了,算命的横眉立眼一哼,用鼻孔看着他,“小子,哪凉快哪呆着去,扰着我做生意。”
圣殿骑士愣了一会儿,再一回神人家又接上生意了。
第二次他强硬起来,拍着桌子跟他叫板,威胁论阴谋论一通好怼,算命的也梗着脖子骂回去,语调快的时候显出威尔士的味道,沙沙哑哑的嗓子配着口音,就算是骂人也和北美街头格格不入
Shay是个爱尔兰人,听着听着听到威尔士口音,想想离着爱尔兰也不远,动了点同乡情。
可惜还没来得及抒发就被那人一连串闻所未闻的脏话给气炸,舌头打结着骂不出来更难听的话,更何况一低头看见自己西装革履,瞅瞅对方,大T恤,大裤衩子,大凉鞋,深吸一口气,整整领带转回圣殿总部。
咱是素质人,不跟乡村野老一般见识。
然后算命的第二天就找不到自己的水晶球了。

Shay是被算命的给暗算的。
他被人一个转角杀的时候想。
算命的把他按在地上,两腿一劈跨坐在他身上,摘下墨镜的眼睛狠狠瞪着他。
“小犊子,我就问一遍,你他妈把我水晶球给藏哪了!”
“行了兄弟,别装的跟真的似的。”Shay举起手,“这样,你要是乖乖收拾东西回家,不再出现在那,我自己掏钱再给你买一个行不行?”他又笑笑以示安慰,“玩具店里最贵的那一种。”
算命的像是被气急了反倒笑出来,不紧不慢的凑近了,揪住他衣领,“行啊,但我事先给你算了一卦,告诉你,今晚别睡觉。”
他眼里突然放出凌人光彩,像是海底的积冰破露海面。Shay被激的一抖,随即下意识的重心一偏双手掐住那人腰一用力,把人给甩了出去,然后利落的用手肘逼着他扬起脖颈,困在墙壁之间 。
“哟,身手挺利落哈?”
“必须的。”Shay挑挑眉,又逼近了点。“我真的劝你,别再接近那个地方,否则吃不了兜着走。”
算命的也笑笑,“我也劝你,听我一句话,今晚你有大难,睁着眼睛,别睡觉。”
Shay对他的威胁不以为然,松了松手,缓缓退开。
算命的揉着脖子站起来,又盯着Shay看了一会儿,“Edward。我。”他甩甩手,“你要是明天早上还活着,我就告诉你我的姓 ”
Shay不解,他并不想知道他的名姓,一个算命的跟他有什么关系。
“因为那个时候你会对你刚刚的行为感到后悔莫及。”Edward哈哈笑着离开,这个时候Shay才看见,他换了牛仔裤和上衣,整个人看起来正经许多,气质截然不同起来。
他捻了捻指尖,想起来那人的腰有些细了。

然后当天晚上Shay就遭到刺客袭击,要他命的那种。
他睡得睡眼惺忪,突然觉得窗子一响,下意识的摸出枪对着声源瞄去,下一秒屋子里炸开烟雾弹。前刺客立即开了鹰眼,一点也不恋战,朝着窗子冲过去。
刺客一定会给自己留后路,然而这后路同样可以被他利用。他张开双臂,在刺客来得及阻拦之前信仰之跃下去,不出所料的掉进刺客们预先备好的蓬松稻草里。他不敢停歇,从稻草里刚刚起身跑出几步,那刺客就紧跟着跃下来,气势不减,手腕的袖剑闪亮亮,映着Shay卧槽的脸。
接着就是极其经典的剧情,要不是Shay入职十好几年,还会以为是上司故意的锻炼他运动神经。
刺客在后面狂追,圣殿在前面狂跑。不是他不想打,而是他真的打不过。交了两次手他就一瘸一拐再加一个乌眼儿青了。Shay边跑边骂,这年头刺客都这么强悍吗?这哪里是刺客,活脱脱一个狂战士。
最后是Shay靠着强悍的寻路能力抢先一步跑进刚刚开门的圣殿总部,进了安全区就一屁股坐在地上躲在保安身后,呼哧呼哧的累的恨不得吐舌头,一句话也说不出来,只手指着对面的刺客,发出无意义的音节。
“打.....打他丫的.....我.....累....”
那人累的也不轻,撑着膝盖恢复呼吸,眼看着围上来的圣殿要合围,骂了一句Shay他母亲就脚底下抹油开溜了。
坐在地下狼狈不堪的人捂着眼睛,被属下给搀扶起来。心里没由来冒出一句,算命的算的还真准。

上司给Shay批了一天的假,并表示绝对会严查此事。可Shay怎么看上司那表情都不觉得他会认真查。叹了一口气,战战兢兢的回自己公寓,查找查找什么文件也没少,倒是钱和酒被洗劫一空,显然是刺客从圣殿总部被赶跑觉得不爽,折回公寓偷了东西。
可是不对啊,这年头刺客都这么俗气得嘛?那么多文件他不拿,拿钱拿酒?他又找了找,发现水晶球不见了。
坏了,怕不是什么伊甸圣器我没看出来?他一拍脑门,却也不敢久待,赶紧带上必须品回圣殿总部报告。路上又碰见了算命的,Edward显得有气没力的,跟Shay一个样,懒洋洋的往墙角一瘫。圣殿骑士本想夸他几句,上前一看却吓了一跳。他面前赫然摆着刚刚丢失的水晶球。
Shay身上没带枪,刚想动手对方先一步起身,袖剑噌的一声冒出来贴在他动脉。
Edward打了个哈欠,摘下墨镜,身上披着的邋遢外套散开,露出里面修身的西服来。Shay眯了眯眼睛,看清楚牌子后眼冒金星。
“卧槽大兄弟你这么有钱你算什么命做什么刺客啊?”他高举双手,期望着能有同僚看见出来帮他一把。
Edward挑挑眉,“算命是爱好,做刺客是你他妈欠揍,拿人家东西你还有理了?”
圣殿皱着眉头快哭出来了,“我上级的命令你能怪我吗!”
好在圣殿们的眼睛还不至于太瞎,Shay的顶头上司正整理着领带从大门走出来,眼睛瞥到这边情况,突然之间就站住了,表情说不清是惊讶还是恼怒,反正没有一点想上去帮忙的打算。
“sir!!!!!!”他赶紧朝着他大喊,后者却叹了口气慢慢悠悠蹭过来,也不怕袖剑的寒光,直接抬手把刺客高举的胳膊给按回去。“行了行了Edward,闹一闹就算了,昨晚搞出那么大动静我可费了大力气才给你压下来。”Edward出乎意料的听话,乖乖的收回袖剑,配合着他的动作脱下外套,摘下袖剑递给他上司,然后好以整暇的看着下巴掉到地上的Shay
他上司失望的看了一眼Shay,“我就交代给你这么一件事,Shay,我真是该给你扣点工资了。”
“别,我还挺喜欢这小子的。”Edward边仰着头让身边人给他打领带边拍拍Shay肩膀,看着对方脸上的表情扑哧一声笑出来。
“我不是说告诉你我姓什么吗?我姓Kenway。”他眨眨眼睛,顽皮的有点找揍。
Shay脑子瞬间宕机,好像这辈子只认识Kenway这个词了。脑子里盘旋着他生命里的两个Kenway,Edward Kenway,Haytham Kenway,再抬头看看这俩人,突然想一口老血喷出来死的一干二净,免得再受这俩人的祸害。
“你......他........我....?”
Edward哈哈笑着,一把搂过比他高一些的Haytham,吧唧一口亲在脸上,“这是我乖儿子,s....他叫什么来着?”
“Shay.....”他咽了口口水,视线在人和水晶球之间盘旋,“那......那这个球....”
Edward已经拿着水晶球和Haytham走向路边停的车,“那个是我给老朋友在加勒比海捞的水晶球,哈,他就喜欢这些邪乎的东西,这几天我给他试试。”
他低下头,金色的发丝被他手里的水晶球的光芒镀上一层浅蓝的光彩。他认认真真的看起澄澈的球体,蓝眼睛里突然蒙上一层笑意,他抬起头,笑的露出一口大白牙,“我刚刚给你小子算了一下,你命里缺点东西。”
坐在驾驶位的Haytham不耐的按了按喇叭,“Edward你要是再跟他磨叽下去你就要赶不上你老朋友的生日了!”Edward嗯嗯啊啊的应和着,转身跑向车,等车子发动了才降下车窗,透过缝隙朝还没怎么缓过来的Shay撩了一句,“你命里缺个我!”
还处在傻乎乎的状态里的Shay傻乎乎的笑着挥了挥手,回想起那把细腰圈在手里的柔韧感,昨晚刺客利落的身手,刚刚Edward穿着裁剪合身的西装勾勒出的良好曲线,领口透出的点风光,突然觉得脸上红云一片,红的像刺客们的红腰带。然而又白了起来,白的像刺客们的大白牙。
我觊觎上我上级的父亲,我会死吗?在线等蛮急的。

而事后当Shay知道他所谓的老朋友是曾经吓死人的黑胡子的时候,可怜的圣殿骑士跪下来直给认知之父磕头。

等等!要是马库斯x赛门的话,这对cp叫做……马赛?!……曲?

我他妈玩上起源啦!!

完犊子,数学算是凉了

高考应援

Edward Kenway
你缩在桌子前啃指甲,表情好像是个临刑的犯人。他推开门走进来,在你身边坐下,怀里搂着他的萨奇。
“萨奇我们来看看小夜莺怎么样了?”他把着狗爪子搭在你身上,海蓝的眼睛被台灯光亮照的生辉。
  “嘿小夜莺,别一副要死了的样子!”他干脆放下狗把你抱起来,亲亲你耳窝。“想想考试之后,朗姆,海风,浪头,加勒比的阳光!”他笑起来,胸膛震动,带着你的心脏也明朗起来。
“放轻松,孩子,一切都会好,你得对你自己有信心。”
  你点点头,甘愿腻死在他身上的海洋水汽里。

Haytham Kenway

“我觉得Kenway是个很好听的姓氏。”男人骑在马上,摘下三脚帽,露出雾蓝的双眼,那其中藏着些稀碎笑意。
“你愿意把它冠在你名字前面吗?”
(其实就是想娶你的意思!)

Connor(rk800)

  “根据我的扫描,我认为你现在的情绪很不稳定。”仿生人额角的圆圈转了转,变成黄色,他歪歪头,打破壁障后棕色双眼里透过纯粹能看得见疑惑,“可是我认为你的成绩已经很稳定了,这几天的复习会让你有很大几率超常发挥……”他停顿了几毫秒,仿佛在计算,“百分之九十五。”他补充,然后扯起一个完美的笑,透着类人的柔和。
然后他走过来,不由分说张开手臂拥抱了你,你闻得到他身上细微的味道——原型机价格的香味。
“you can trust me, everything will be fine.”他拍拍你肩膀,“不,我这次不是谈判专家,所以不会说谎。”他补充,歪了歪头送给你一个wink

大家好我是百川,可能有人会认识我……因为有一段时间产量,我又又又来借人品啦!但可能会是最后一次了(或许考研还会?)。谢谢你们这几年的陪伴和产出,谢谢寒鸦号甲板上的一群小伙伴们,也谢谢各个圈里勤奋产粮养活我的太太们,最后祝高考中考的伙伴们蟾宫折桂,金榜题名!

求求你们把人品借给我啦!高考完我会产粮回报的!

谁再他妈跟我说文科是死记硬背就得高分我就打死他。

那个……我我我想求个头号玩家的百度云资源,不是枪版视频格式的那种,我我我真的贡献过票房了,就是想重温一下诺兰那双海蓝海蓝的大眼睛。我可以写文做回报(您不嫌弃的话),或者我们互换资源。

【沙李】正高三

晚自习睡觉的产物,感谢同桌地脑洞支持
沙雕文风
微微微东李单箭头
以及祝我自己考出好成绩x


老师在上课,李达康在睡觉。
沙瑞金在看李达康睡觉。
赵东来瞪着看着李达康睡觉的沙瑞金,恨不得射出热视线把这小子给烧死。
“东哥,东哥,算了。老师看你呢。”同桌怼怼他,赵东来依旧不舍弃不放弃,最后被老师点起来被逍遥游。
李达康睡得昏沉,听不见赵东来结结巴巴磕磕绊绊的逍遥游。他身子前倾,脊背弯曲,胸口硌在桌沿承担半个身子的一半重量,脑袋压在折起的手臂上,细细瘦瘦的胳膊但着另一半重量。
他感觉得到明显的钝痛,从胸口和肘腕传来,但睡意太汹涌,汹涌到足够枕着疼痛入眠。并不是掩盖或者忽略,只是混沌又清晰着,一点一点沉入黑暗。
说的这么文艺其实不过每个高三人都经历过的睡眠。
不安稳,不舒适,甚至称不上睡觉,只是意识蛰伏在地面上平展开来,留一个小小苗头警惕着来回巡逻的班任
沙瑞金当然知道这种美好的痛苦,甚至表示赞成。
李达康语文好,利用语文课补补觉是明智至极的做法。
但他此刻想的是低下头,咬一口李达康白嫩白嫩的脸蛋,或许带着红印子的脸蛋。
但是李达康醒了。
扑棱一下子坐起来,眨眨眼睛揉揉硌的生疼的脸,眼睛还带着迷蒙,可张口就是一句,“讲哪了?”
沙瑞金讪讪地坐会原来的位置,伸手随便一点。
“滚蛋。”李达康伸伸睡麻了的大长腿,“我睡觉之前就是这道题。说,你小子没听课干嘛了?”
沙瑞金撇撇嘴,一低头看见自己压在语文卷子下的数学,嘿嘿一笑,“我研究数学来着。达康,”他凑近了些,“你上午那道题我会了,你过来些我给你讲。”
李达康打了个哈欠,回身看看后桌记的密密麻麻的笔记,没多想欠了欠身子把耳朵凑过去,另一手拿起笔准备记思路。
然后猝不及防就被沙瑞金咬了一口。
舌尖划过皮肤,细细舔过微微发热的凹陷,离开时甚至发出一声响亮的“啵”

李达康愣住了,看向沙瑞金的眼神儿里带了火气,沙瑞金笑的春风得意,不料前者冲着老师一举手。
“老师沙同学说他会背出师表。”

然后被罚站的赵东来看到沙瑞金拿着书站在了他的旁边。
“咋啦?”
“被媳妇儿坑了。”
“你给我滚犊子,怎么就是你媳妇儿了?”
“我可都亲过了!”
“你等着我下课我就去亲我亲亲亲我我我”
“亲亲亲,你亲地板吧你”

开的乱七八糟的破车
抱歉刚刚落下一张图片。
我想看新兵蛋子韦德x军官诺兰,abo标记的那种,求求太太给口粮吃吧我他娘的要饿死了QAQ