十个百川串一串儿

要啥啥没有,爱咋咋地。咱高三狗就是这么浪荡不羁

【Edward人鱼设定 kenway中心】落泪成珠(上)

警告:爷爷受
         ooc属于我
        题目瞎起的,起名废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 下篇正在码,想开车但是车技不好……
       总觉得自己在写流水账

      超级感谢墨云清小天使的检查和修改!(对不起我不会艾特)






  Haytham第一次见到人鱼还是在他小男孩的时代。加勒比的海水湛蓝澄澈通透明净,浅滩处随水纹荡漾摇摆的海草里穿梭斑斓的热带鱼,远处海平面与天空的交界被高矮的山岛遮挡,入眼一片葱郁。

       人鱼就安安静静的坐在那突出海面的礁石上,金色鱼尾缓缓撩着水,细密鳞片随着动作反射水光,阳光照射下仿佛上好的金,光影流转间显得耀眼。人鱼有着海蓝的眼,被湿漉漉的长发掩了一半光华,但Haytham依旧看的入了迷,倾过身子去细看,却蓦然觉得那眼里生着一片海。
  
      比加勒比海更旷远而冰冷,比北大西洋又温暖明澈。  

    海里映着日月与星辰,蕴育波涛与风浪。仿佛要囊括整个宇宙。  
    
      他几乎要溺死在里面。

      “你在看什么?”人鱼的声音略有些稚嫩青涩,带着可爱的威尔士口音。
     
      “你。”Haytham坦诚的说,抬腿踏进了冰凉的海水。“你的眼睛,真好看。”他瞬间觉得自己所有的诗赋全都被吸进了那个蓝色的黑洞,思绪颤颤巍巍的打着结,又从同样打结的嘴里吐出。
   
       人鱼睁大了眼,脸上似乎是染上了点红,裂开嘴笑了笑,“人类都像你这样甜言蜜语吗?”他往前凑了凑,声音满是愉悦。“我第一次见人类,还以为是凶神恶煞,要把我生吞活剥的那种。”
   
       Haytham也吃吃的笑起来,他又走近了一些,他想告诉他,母亲有多温柔,父亲有多高大,姐姐有多漂亮,对海水的高涨浑然不觉。他以为他能这样碰到他,摸摸那皮肤是否像书里描写的一样,滑的像条鱼。直到身后不知何时出现的父亲把他抱回安全的位置,Haytham不舍地错开了眼,再回过头却只见得一片泛白的浪花。
 
      其实那时的人鱼也不过十五六岁的年纪,而眉眼间的稚嫩终是随着岁月增长被揉碎,撒进眼中那一片美丽的蓝海。

    后来Kenway家破落,Haytham却阴差阳错的做了圣殿骑士——中世纪贫穷的骑士团,现在隐藏在腥红马其他十字下权钱无限膨胀的骑士团。他厌恶在金钱下腐败的沉沦,对信条的背叛,却又在嘲讽刺客那虚无飘渺的理念同时,在认知之父这条路上走得愈发坚定。
  
       大团长见惯了杀戮的红,却依旧心心念念着加勒比海浅浅的一汪蓝。

      好巧不巧,西印度群岛那边出了点不大不小的问题,大团长借着机会放松身心。 

      刺客那边有个人背叛,带着地图和血瓶主动投靠圣殿,据说还知道第一文明的遗迹。 

      真真假假亦假亦真,谁知道是不是刺客那边该死的计策。

     然而见到Duncan Walpole的第一眼Haytham就动摇了。那双眼睛太干净了,在兜帽下仿佛漾着粼粼波光。Haytham无由来的觉得熟悉。

     圣殿跟着这个金发碧眼的刺客走着,那张地图上的信息和他们的已知全都吻合,血瓶里小小的血滴帮他赢得了信任,更何况大团长做主,没有什么理由不去看看传说的第一文明。  Haytham保持警惕,却好奇依旧,他们登上一长满热带雨林的小岛,穿过藤蔓缠绕的雨林,进到山洞里。

      光线透过洞顶的裂隙射在洞中央突出的石台上,有一条窄小的通径连接洞口与石台,脚下深不见底,却能听到阵阵涛声,震耳欲聋。

     金发的刺客转身向他们索要血瓶。  “我必须亲手放上去,不然这里会坍塌。”刺客挑着眉伸手,手腕上的袖箭隐隐反光,似乎下一秒就会弹出。气氛一瞬间剑拔弩张起来。 

    Haytham任火药味蔓延,只是静静地拔剑出鞘。

     “谁会信你的鬼话?”总督也拔出刀,拨开了刺客的手。刺客却上前一步抓住总督肩膀,另一手要抢夺血瓶。  他几乎要成功了,如果没有Haytham那一刀的话。

      刀口不深,他还是忍不了心,就冲着那蓝眼。

        金发的人双手被扣在身后,发丝被抓住,被迫后仰露出咽喉。总督笑着把血瓶放上了石台正中央,轻轻按下去。

       刺客突然爆出大笑,然后石洞真的开始坍塌,石块下落仿佛下雨,身后的通径早就被切断,有几个圣殿被砸下石台,落入水中。

         刺客在身后人动手之前逃脱,甩开手上的绳子,站在石台边缘,张开双手,身体绷直。Haytham知道那是信仰之跃,巧的是,他也会信仰之跃。

      于是他们双双落水,可Haytham终究是生疏,被冰冷海水包围的一瞬间几乎要失去意识,可迷蒙之间却看见金色的鱼尾,求生欲使他伸手狠狠掐住那条鱼尾,然后便正对上那一双美丽的眼。

      “help me.......i know you......”他不知道在水下声音是否能正常传播,求生的最后一线握在那条人鱼手里,他无非是在赌,赌他是否和多年前一样,干净的如同海上未起雾的天空。

评论(5)

热度(43)

  1. Mîrlos十个百川串一串儿 转载了此文字
    www